十水合碳酸钠

置顶请一定要看。
合集就是进步史。
祭奠一个被时间尘封的少年。
在哭泣的同时反思自己做的是不是够好了。
看到我浪逼请催我去还债画画写作业学习,不胜感激。
归档见置顶。

【太敦】飞鸟与鱼

(鸟)宰x(鱼)敦

(请把他们当作人来看,否则bug太多无从吐槽。)

Ooc严重!ooc严重!ooc严重!

太敦注意!太敦注意!太敦注意!

小学生文笔注意!!小学生文笔注意!!小学生文笔注意!!

 

【】

初夏的阳光带点细微的热度,一条小虫偶然间掉在水面上。 

这是他们相遇的契机。

 

【】

中岛敦对鱼缸之外的世界很感兴趣,于是常常会请求太宰给他说说他的见闻,太宰倒也没拒绝,吃饱了就飞过来给他讲一些。

 

今天也是如此。

“先生,鱼缸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?”

他的眼睛亮晶晶的。

 

“敦君想知道?”

太宰笑眯眯地问了,可又不等他回答,便自言自语起来。

“嗯……有些地方的草似乎没有尽头,狼群会在那里捕猎野马;有的地方是无边无际的水,那个好像叫海,和你生活的环境不同,敦——那里的水是咸的,有的海风和日丽,平静的像镜子,甚至还会有不同的颜色,有的海却波涛汹涌,浪花就像雪一样,能溅得老高老高;对了,听说向北走很远之后会有四季不化的白雪,晚上的天空还有绚烂极了的光……”

 

华丽的画卷在中岛眼前展开,太宰似乎向他伸出了手,他拉着他,翱翔在这无际的苍穹之中。他们的身下是无垠的碧海,他看见隐没在草丛中的狼正对它的猎物虎视眈眈。下一秒雪白的浪花就要将他们吞噬,太宰带着他灵活的从那之间穿过,来到了金色的沙滩上方,海浪和刚才相比温和了许多,懒洋洋的拍打着沙滩;他们一路向北,伴随着越来越寒冷干燥的空气,暮色降临,在璀璨的星河中,荧绿色的极光不停的变换着,在皑皑白雪之上。

 

中岛敦听得入了迷。世界突然安静下来,只有似乎只剩下他们二人。

他数着太宰的心跳,一声,两声。他呆呆地望着眼前讲得神采飞扬的鸟,心中的某个地方突然悸动了一下。他轻轻地抬起手,覆在了玻璃上,覆在了那个身影上。

 

“怎么了敦?你不专心哦。”

他无措的抬起头,对上了一双盈满笑意的眼,那双深邃的眼睛里盛满了万千星辰。而那双眼的主人似乎毫无自觉,依旧笑眯眯的盯着他看。他张了张嘴,却什么都不说。

 

“敦君啊——难不成你爱上我了?”

太宰哪会看不透他那点小心思,见他那样倒也颇有几分欺负他的乐趣,于是便笑眯眯地打趣起来。敦哪知道太宰用心“险恶”,太宰话音还未落,他红着脸游到水草丛里去了,良久才冒出一个小脑袋,太宰见此情景差点笑地直不起腰来,被后知后觉的敦狠狠地白了一眼。

 

好吧,欺负一个未经世事孩子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,尤其是他听完你半真半假的话之后还能认真地提出问题,所以太宰也只是逗了他一会就放过了他。

“好了好了,明天见,敦君。”

 

“明天见,先生。”

他似乎看见中岛敦眼睛里闪烁的星。

【】

“我喜欢你。”

【】

“喜欢是一件痛苦的事吧。”

 【】

“敦。”

太宰隔着玻璃,认真地与他对视,中岛看着他深邃的瞳出了神。

“我想要亲吻你,但是我无法在水中呼吸;我想要拥抱你,但我的翎羽在沾湿之后就无法飞翔。这样的我该怎么办呢?”

他将额头靠在玻璃上,略微冰冷的温度传了过来。

 

“我也不知道啊……先生。”

中岛敦将头轻轻地靠着玻璃,感受着玻璃那边的温暖。

他很喜欢温度比水高的温暖的东西,比如偶然放在鱼缸旁的咖啡杯,比如太阳暖暖的光……而现在是太宰治的体温,虽然微不足道,但是却传进了他的心底。

良久无言。

 

风轻轻的拂动这一树红叶,秋日的阳光透过叶子的间隙打在二人身上。

 

 

【】

入冬了。

太宰不是候鸟,所以没必要离开。

在冬天食物不好找,两人见面的时间就少了很多,对于热恋期的二人来说,再怎么腻在一起也不够,所以敦和太宰格外珍惜见面的时光。

 

身边的小东西没有了响动,他抬起头,瞧了瞧玻璃那边。

他睡着了。

冬日里有些苍白的阳光透过玻璃与水打在中岛敦的身上,他的鱼鳞反射出微弱的银光,这光就这样映进了太宰的眼。

他的小东西就是这么好看。

 

太宰的嘴角扬了扬,坏心的敲起玻璃来。中岛敦被吓了一跳,触电似的从玻璃边弹开,良久才反应过来这是太宰的恶作剧,而罪魁祸首在旁边笑的差点摔下窗沿。他还没来的及发泄一下被捉弄的怨气,倒是对面的先开了口。

“在靠窗的地方温度会低上不少哦,想睡觉就在靠近房间的那边去吧,敦。”

太宰看着敦慢慢悠悠的向靠近房间的那头游去,突然就有了这样的念头。

[看着他一生安乐,似乎也不错呢。]

他向中岛的背影伸出手去,却碰到了冰冷冷的玻璃。

[果然玻璃什么的还是见鬼去吧!]

他恨恨地想。

 

 

 

后记:

感谢看到这里的你。

这个脑洞其实只是我给我cp撸小裙子时偶然联想到的,当初并没有决定是哪对cp,不过她和我稍稍讨论了一下,最后决定写太敦,这某种意义上是给她写的。有过be的想法,但是最后愉快地放弃了,emmm……太敦果然适合甜一些呢。

 

我双儿看见我空间的片段之后问了我一个很严肃的问题,以下是聊天摘录:

她:阿蛋阿蛋!为什么敦不可以是两栖(爬行)动物呢?

我:?你在想什么鬼??

她:没毛病啊?两栖(爬行)动物不是可以在空气中呼吸吗?这样就可以亲亲啊!

她:夸我.jpg

我:……你有没有想过青蛙\乌龟\蛇敦?脑补一下?

我:……前面的青蛙不太现实吧,好像没什么人养青蛙当宠物?乌龟啊……我怕我写着写着就be了。还有蛇是吃鸟的吧?搞事?

我:别傻了洗洗睡吧.jpg

她:……

两栖动物还有更……的,大家可以自行脑补。(画面太美我没眼看)

没时间摸电脑写不完了,所以放出来了,民那就当看了个小段子吧……这篇文也算是我咸鱼(吃白食)那么久之后的一点产出吧,你们能不嫌弃我这篇文真是感激不尽。

评论(6)

热度(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