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水合碳酸钠

置顶请一定要看。
合集就是进步史。
祭奠一个被时间尘封的少年。
在哭泣的同时反思自己做的是不是够好了。
看到我浪逼请催我去还债画画写作业学习,不胜感激。
归档见置顶。

点梗,记一下,随缘写。

随缘写。慎看。
恶魔宰×神职人员敦
ooc严重注意。
部分xing   暗  示注意。

【序】

神父跪在圣台前,轻声地向他的主祈祷。
“主啊,我是服侍您的罪人,在这儿乞求您的宽恕。”
“您赐予我们光,赐予供养我们生长的万物。”
“您赐予我们快乐,赐予我们幸福。”
“您将光与暗分离开来,将污/秽送入地狱。”
身后响起脚步声,但是神父没有回头,他依旧虔诚的祷告着。
“但我们背负着罪,而您正罪赦免,如同慈父宠爱着他的子。”
“所以我们歌颂您,赞美您,信仰您,祈求您的庇护。”
神父轻声祷告着,黑暗中有什么睁开了眼。
“但(恶魔)先生您的眼中没有丝毫的光,没有丝毫对他的信仰。”
“拜托,小神父(羔羊),我可不信奉你们的神,也不稀罕他的光。而且我才不关心这个。”
恶魔轻笑出声,竖瞳里闪烁着危险的光芒。
“我的耐心有限。你说过今天给我答案,那么最后一次——”
恶魔一字一顿,
“要跟我入地狱吗?”
“我拒绝。”
神父回头。
“哦?”
恶魔的声音多了几分玩味。
“无论多少次,我的答案都不会变。”
神父紧紧攥住胸前的银制十字架,金紫色的眼睛对上了他的眼。
“我将洗脱你的罪名,我将把光明带给你,愿我们仁慈的父宽恕你的罪。”
“啧。”阴影中传来一声冷哼,下一秒,恶魔欺身而至。
“我给过你选择的机会了,那么,从现在开始:”
恶魔的脸被烛火照亮,带着蛊/惑人堕/落的美,神父的瞳孔骤然缩小,下意识想要离开,但是恶魔的手禁锢住了他的腰,让他无法动弹。
“停止向那个从未在意过你们这些羔羊的神祈祷吧,现在,你该注意的人是我,我将告诉你什么是真实。”
恶魔在神父耳边,一字一顿,如同蛇吐出鲜红的信子,倾吐出引人堕落的言语。
“那么,准备好了吗,羔羊?”
他盯着神父耳尖那不自然的红色,玩味的笑了。
“来吧,让我看看最后的结果。会是你将我救赎呢,还是堕/落到我的身边。”
『让我们拭目以待吧,敦君。』

【一】

“啊啊啊啊——”
这是中岛敦第三次把头埋进枕头里。
他没有被恶魔夺走灵魂,但是恶魔亲吻了他的额头。
炙热的温度怎么都消退不了,就算用上圣水不断擦拭也无济于事。
前一天晚上的事还历历在目,恶魔俊美的脸与时常过来转悠的男人的那张宛如工艺品的脸重合。
太宰治。
他默默咀嚼着男人的名字,热度又爬上耳尖。
清甜的水果糖,拿着糖的缠着白色绷带的手,深邃的鸢色眸子。
那样的人居然是恶魔,总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呢。

【】

“骗你的啦。”

“先生!!”

【】

“您对别人也这样吗?”

“不是哦。”

“只有你哦,敦。”

【】

要下雨了。

【】

苹果挂在枝头,成熟了却不见落下。
它经历风雨的洗礼,甜腻的汁液发酵成了酒精。
百灵咽下那果实,被酒浸润的嗓子倾下的歌,是带上了醉意的、诱人的酒。
他在这缥缈的歌中,爱的摇摇晃晃。
即便如此,苹果依然挂在枝头。

【】

“苹果,先生你要吃吗?”
中岛敦手上是没有发完的苹果,今天来的孩子似乎不怎么喜欢水果,就那么剩下了一大堆。他把能送的都送出去了,可还是剩下了不少。
“敦君你喂我的话,不是不能考虑哟。”
“什、先生!”
“我可没开玩笑哟,敦。”他看着眼前的人红起来的耳尖,继续开口了。
“怎么?真的不考虑一下吗?”
他看着面前的人略带玩味的笑容,认命的拿起了苹果,利落的把它削成了兔子形状,然后送到对方嘴边,但是太宰却不老实,整个吞下后用舌尖轻轻扫过中岛敦的指尖,艳红的苹果皮让这幅画面更显色/情。
恢复成竖瞳的眼里是不掩饰的渴望。
『做吗,敦?』他恍惚间听见恶魔这样问自己。

【】

这是赤裸裸的暗示,是吐出信子的蛇,可他依旧低下了头,沉溺在这个吻中。
甘之若饴。
他闭上眼,任由恶魔的舌肆虐着,细细地,来不及吞咽的声音从嘴角遗漏出来。

暴雨前总会是闷热、黏腻的。
同时也是暧昧极了的。

【】

汗水浸透了他的衣服,染上了深色的痕迹。他闭上眼,等待着雨的落下。
雨落下了,唇,脖颈,胸口全部都染上了湿意。它并不仅仅只是等待,主动的亲吻着、迎合着,回应着来自身体的热度,这让他的皮肤染上淡淡的绯红。
雨落进了他的眼里,让他晶亮的眸子蒙上一层水汽。抑制不住的喜悦随着声音一起盈溢而出。
无色、白色、黑色,雨丝渐渐变成了这些色彩,而天空中的雨积云即将散去,只剩下无尽的白,他被这色彩晃了眼,缓了好一阵才醒过来。
黏腻的触感不再,雨后清新的空气从窗户涌入,窗外的天空是澄澈的蓝,犹如他胸口前湛蓝的宝石。
天空终于放晴了。

【】
在节日欢乐的气氛里,恶魔对他笑了。
“呐,敦君,跟在我身后三步远的地方,不然的话会不见的。”
中岛敦一愣。
他依稀记得,以前也曾有一个人对他说过这句话。

【】
“呜……”
他又迷路了。
这是他这个月第三次在据说被恶魔占据的森林里迷路了,
“你是迷路了吗?”

【】
“呐,敦君,跟在我身后三步远的地方,不然的话会不见的。”

“嗯。”他拉住了前面的人抛过来的绳子。

【】
“居然送去了教会。”
橙发的恶魔扶了扶帽子。
“太宰,这可不是你的风格。”
“谁知道呢。”他耸耸肩。
反正织田作在那个神身边过得似乎不错。
“对了中也,操心太多长不高哦。”
“哈——?混蛋青花鱼你去死吧!”

【】
他顿住了脚步。
“先生……我是不是在哪见过你?”
他盯着眼前的人逆着光的背影,略微疑惑的问了。
“这种事,谁知道呢?”
太宰微微偏过头,表情在光中模糊不清。
“你觉得呢,敦?”
快点想起来吧。

【】
“大哥哥,把我送回教会吧?”
“你终于想起来了啊。”
“那么来重新介绍一下自己吧。”
“敦,我是中岛敦。”
“太宰,太宰治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end——

杂七杂八的记:
感谢看到这里的你。
祷告词是乱写的……
我对不起主……
宗/教元素不好写啊……
完全忘记要查资料了……(你还有脸说!!)
这里用的是基/督教的设定,非天/主教。
两者是有区别的!前者可以结婚成家,后者将自己完全奉献给主,也就是后者必须禁/欲。

蛇是暗指诱/惑和堕/落——是蛇引/诱夏娃吃下禁/果的。
苹果是堕/落的象/征——夏娃吃下的智慧果,在某些传说中是指苹果。
以上出自《圣经》。
——如果我记忆没出差错的话。

用段子挺摸鱼贼鸡儿爽√
以及宗教pare不开车真是对不起主!(←闭嘴)
人生目标是开看不出是车的车!!嘻。(←快闭嘴)

最近作业好多啊——死了……

评论(2)

热度(3)